金一文化归母净利下滑130%,为何“卖卖卖”也救不了命?

近段时间以来,黄金股的如火如荼掩盖了珠宝类上市公司的光芒。


然而,有一家珠宝类上市公司——金一文化,却还是牵引着人们的目光。


因为公司的名气大吗?NO!珠宝类上市公司,首先扑入眼帘的一般都是老凤祥、周大生,而非金一文化。难道是因为公司的股价高涨?NO!近年来,金一文化的股价“只有最低、没有更低”。


那是为什么?因为金一文化曾被“一元钱”价格收购控股权,收购方则是北京海淀国资海科金集团(以下简称海科金集团)。有着国资“加持”的金一文化,发展近况到底如何?一直都引人注目。


令人意外的是,即使有着国资“加持”,但金一文化还是遭遇了上市以来下滑幅度最大的成绩单,而且还是在各种甩卖子公司股权之后,依然挡不住亏损。这是为何?


史上最差成绩


根据金一文化2019年一季报数据显示,公司的营业收入29亿元,同比下滑41%;净利润4126万元,同比下滑65%。同时,这也是公司上市以来下滑幅度最大的“业绩”。


早先,金一文化2018年的营业收入149亿元,同比下降2%,归母净利润亏损5458万元,同比下降130%。这是海科金集团入主金一文化的首份年报,也是上市以来最差的年度业绩,同时这也是公司在大肆甩卖亏损子公司股权情况下的业绩。


对这一情况,金一文化曾解释,受国家宏观调控政策影响,公司营运资金减少,致使销售未达预期,从而影响整体盈利规模。


为此,金一文化曾强调要调整经营策略,稳健推进公司业务发展。但就目前情况来看,业绩颓势难在短期逆转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金一文化曾拥有160多家自营连锁店、128家加盟连锁店和覆盖全国的珠宝首饰零售营销体系。可截至2018年12月31日,公司只剩下直营店面74家,加盟店面216家,减去关闭的门店,去年仅新增9家直营店面。


金一文化上市以来的净利润情况

大甩卖仍亏损


金一文化将公司亏损的“矛头”指向宏观调控,难道公司自身就“都挺好”?


事实上,金一文化这一亏损状况,还是在出售21家子公司之后发生的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当然谈不上“都挺好”。


据统计,金一文化先后甩卖了上海金一黄金、乐源数字和北京金一江苏珠宝有限公司等21家公司。其中,引人关注的是,这些公司当中,多数都是2017年才成立或收购来的。


金一文化在收购这些公司时都是“信心满满”,可经过几年的发展,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。


比如,金一文化2016年耗资8.7亿元收购乐源数字的控股权,称这将有助于推进黄金珠宝行业与智能可穿戴设备行业的融合发展,实现新的利润增长点,两年过去,乐源数字亏损了1315万元,金一文化不得不又将其卖掉。


再如,金一文化以4.6亿元的价格转让北京金一江苏珠宝有限公司给关联方海鑫资产,海鑫资产系海科金集团的全资子公司,获得投资收益1222万元。


2018年北京金一江苏珠宝有限公司亏损2724万元,两家子公司转让后公司商誉直接减少9亿元,同比下降33%。


收购来的众多子公司大多都出现亏损,最终都以出售告终。这也许说明金一文化的管理出现了问题,毕竟只买不管,或者买了管不好,还不如专心发展主业。


如此“卖卖卖”,的确让金一文化的资产负债率有所下降。根据金一文化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,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为65%,较2017年下降2.52个百分点,但这一数据依然高于同行业的老凤祥和明牌珠宝。


同时,公司的居高不下的短期借款仍让市场担忧,2018年底,公司短期借款余额为36.28亿元,财务费用更是高达5.8亿元,仅仅利息的净支出就有5.6亿元。


到了2019年,公司财务状况依然是有着恶化之势。金一文化的短期借款不仅没有得到改善,反而还“越演越烈”。今年一季度公司短期借款为55亿元,较去年底又增加19亿元。公司流动比率为1.45,速动比率为0.8。


短期借款居高不下,公司对这一情况是如何看待和处理的?这将会对公司的经营情况造成怎样的影响?就该问题,《全球财说》致函金一文化相关人士,但公司方面并未给出合理解释。


《全球财说》看到一份珠宝行业竞争格局梯队排行榜,金一文化并不在前列。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,金一文化股价跌跌不休,其背后有更多的深层原因。


68